内地金融风险严峻周小川谨防瞬间剧烈调整

近年来,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的巨额债务以及影子银行和跨境金融的出现可能随时引发金融风暴。

岛国第19次报告和岛国银行监管委员会主席郭树清都提到了岛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习近平在他的第19份报告中表示,应该保持抵御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郭树清表示,同行、财务管理和表外是三个关键领域,涵盖更突出的风险点。

这个岛国的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建议当局应该集中精力防止突然剧烈调整的“明斯基时刻”。

台湾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诗雨在第19届中央金融体系代表团会议上首次将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熊波和孙蔡政这六名倒下的人描述为“阴谋夺权”。

刘诗雨在金融系统中这样说,其中包含了大量信息。

2015年中国股市的大幅下跌被称为江派策划的经济政变,目的是迫使习近平下台或改变政策。

中国香港的媒体分析认为,内地的金融安全形势日益严峻。从策划出售空人民币的国际大亨到巨额资本的持续外流,从影子银行空到互联网金融诈骗,从股市危机到经济政变,从内外勾结和操纵到监管和盗窃,从银行系统的虚假金融管理到保险系统的混乱,各种人为的系统性问题近年来一再爆发。

巨额债务或引发金融风暴除了由强势集团引发的金融风暴外,内地经济的各个领域都处于动荡和危险之中。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北京当局在2008年发放了大量信贷,此后,中国内地的债务问题一直处于失控状态。

到2016年底,中国的债务总额将翻两番,达到28万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IMF)今年8月曾预计,到2022年,中国大陆非金融部门的债务将超过GDP(国内生产毛额)的29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组织)今年8月预测,到2022年,中国内地非金融部门债务将超过国内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的29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如此大规模的债务增加往往会导致金融危机。

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今年6月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自创纪录以来,中国大陆的债务“增长速度远远快于几乎任何其他主要经济体”,其债务的持续积累是“亚洲新兴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

10月15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的讲话中也表示,中国内地整体杠杆率相对较高,企业部门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相对较高。其主要原因是,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通过各种融资平台借款,以促进城市化,并形成了更多债务。

周小川还表示,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仍有一些人提供信贷和支付服务,无证销售保险产品,这可能带来竞争问题和金融稳定风险。

一些大型民营企业通过并购获得了各种金融服务许可证。

他还提到,一瞬间可能会有一个“明斯基时刻”的剧烈调整,“我们应该集中精力防止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

《专家:六个方面的金融风险》华尔街新闻。10月9日,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杰将金融风险彩票中所谓的“死刑”归因于六个方面:资产泡沫、外汇、债务、金融秩序、货币政策和实体经济。

韦杰表示,资产泡沫主要是由价格过度上涨造成的,主要集中在股市和楼市。

中短期对策主要是采取严格的购买限制政策,限制开发商的行为。

长期机制包括相同的租售权、共同财产权、调整空之间的布局。

他认为外汇风险始于去年6月。一方面,外汇价格贬值的压力增加,另一方面,外汇储备迅速减少。这是未来几年防范金融风险的关键任务之一。

企业债务普遍偏高,标杆管理的重点是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债务也非常高。

韦杰还认为,自1991年以来,大陆基本上采取了货币宽松政策,但总有一天会改变。

为了实体经济的发展,有必要降低人力资源和制度成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