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贫穷的上市公司处于退市的红线上:在年度账目中,只有53元股票下跌了91%

与穷人相比,互联网红筹股中最穷的上市公司ST华泽(ST Hua Ze)情况严重。

6月29日,ST华泽晚了几个月才发布年度报告,其中只有53元是母公司的货币基金,比爆炸时的178元少了125元。

最穷的a股上市公司确实名副其实。

根据2017年年报,圣华泽的收入为3.91亿元,净利润为-22.88亿元,扣除后的净利润为-22.25亿元。

这是圣华泽连续第三年出现负净利润。

过去2016-2017年,st华泽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审计报告类型为不能发表意见的审计类型,2015-2017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的审计净利润为负。

根据深交所的上市规则,ST华泽已经触及退市的红线。

同一天,ST华泽发布暗示性公告,暂停上市并终止上市风险。

目前,ST华泽在停牌期间的股价为3.31元,较最高值35.97元下跌近91%。

三年的亏损超过了28亿英镑,自高管频繁离职以来已经整整两个月了,这是年度报告最晚的到期日——4月底。

6月29日,ST华泽的年报和第一季度报告姗姗来迟。

根据2017年年报,圣华泽实现收入3.91亿元,同比下降81%。净利润为-22.88亿元,同比增长469.66%。

公司总资产17.07亿元,总负债31.5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84.63%,资不抵债,亏损严重。

今年是圣华泽亏损的第三年,累计亏损超过28亿元。

圣华泽的主要业务包括生产和销售低镍铁、硫酸镍及副产品,以及相关有色产品的经营和贸易。

根据该报告,表现低迷的主要原因包括2017年镍工业持续低迷和镍产品销售价格大幅下跌。受镍价持续下跌的影响,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加。由于监管机构调查的影响,公司在生产、经营、融资等活动中部分受阻。受关联企业占用资金等因素的影响,该公司的财务成本仍然很高,而且正在努力应对诉讼。

第一季度的结果也不乐观。

报告显示,第一季度收入仅为20.86万元,同比下降99.94%,至3.48亿元,净利润为-107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408万元,同比下降578.88%。

据一季度报告,前10名持股股东所持股份中,累计被冻结或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9.91%,其中6大股东股份被满仓质押或冻结。根据第一季度报告,前十大股东持有的股份中,累计冻结或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9.91%,其中六大股东由满仓质押或冻结。

许多高管纷纷离开圣华泽,呼应了该公司连续亏损的事实。

根据公共信息,自2015年以来,圣华泽留下了5名董事会秘书、7名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以及18名高级管理人员,剩下的辞职人数。

自2018年初以来,已有7名高管离职,平均每个月至少有一名高管离职。

家族企业已占用15亿元人民币,长期以来被多次调查大面积拖欠工资、未缴纳基本社会保险费、未缴纳巨额国税、员工流失严重,公司没有正常的现金流,经营困难。

3月22日,圣华泽宣布了公司目前的困境。

一方面,公司陷入困境;另一方面,ST华泽大股东的关联方长期占用近15亿元非经营性资金。

该基金的所有者陕西王兴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实际上是王氏家族的真正控股企业。

王涛家族持有王兴集团的全部股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或执行董事应为王涛或王英虎。

其中,王涛占36%,王英虎占34%,王辉占30%,王涛和王辉是兄妹,王英虎是他们的父亲。

王涛和王辉分别持有华泽钴和镍15.49%和19.77%的控股股东股份。

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华泽钴镍时任董事长王涛安排人员搜集票据复印件,将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导致2013年、2014年年报以及2015年半年报中均存在虚假记载。

根据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披露的数据,在上述各报告期内,华泽有超过10亿张无效钴镍票据,超过当期应收票据期末余额的99%。

此外,华泽的钴、镍还存在未及时披露担保事项等问题。

处罚将会延迟,但不会错过。

2018年1月31日,圣华泽收到《行政处罚决定》和《市场禁止令》。

王涛被罚款90万元,王英虎和王辉分别被罚款30万元。

此外,中国证监会决定让王班涛终身不进入证券市场,王英虎还对其实施了10年的证券市场禁令。

还没有结束。

6月11日,中国证监会决定对ST华泽涉嫌非法信息披露展开调查。

同日公告还指出,如果发现公司构成重大信息披露违规,或者涉嫌非法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将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据《金融周刊》2014年报道,华泽最大的钴和镍股东王辉拥有46.01亿元的个人资产和股权财富。王氏家族也首次出现在中国家庭财富排行榜上,排名第228位。

目前,王辉和王涛共同持有35.26%的股份。根据目前的股价,这对兄妹至少值6.34亿英镑。

发表评论